1970-01-01 08:00
关注

据北京青年报报道,

“没人注意到我们的声音 就是最大的成功”

2022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结束的时候,开幕式英文播报员季小军心里的重担终于落下。忙碌了三个月的工作圆满结束,他难掩兴奋。在播报完当晚的最后一句话“good night”(晚安)之后,他和坐在身边的同伴们挥手庆祝。

这是继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、闭幕式出任英文播报之后,中央广播电视总台CGTN主持人季小军再度担此重任。坐在播报间,季小军能隐约感受到现场观众的热情和兴奋。作为这场盛典的参与者和见证者,这份感动深深刻在了他的心里。

2月9日,季小军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独家专访,对于双奥英文播报这个“新身份”,季小军谦虚地表示,“优秀的主持人太多了,能得到这样的机会,我非常幸运。”尽管早已是经验丰富的主持人,且有过奥运会、亚运会、大运会、青奥会等诸多大型活动的播报经验,但季小军表示,每一次接到任务仍然战战兢兢,必须全力以赴地完成。在季小军看来,播报成功的标准是“没有人注意到我们的声音,播报完全融合在整个仪式里面,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成功”。

心态

“适度的紧张能让我更加专注”

北青报:您觉得担当奥运开幕播报和主持其他活动有什么不同?

季小军:这是奥运,举世瞩目,这可能是最大的不同。但更多的可能是相同,对我们来说,任何一场活动都是很重要的活动,对我们专注度、专业度的要求都很高,我们都要非常重视。

当然奥运这件事情尤为重要,所以无形当中压力会很大。

我彩排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紧张,但是开幕式当天我们下午一点到达场馆备场的时候,无形的压力就来了。说起来我是做过很多类似的大型活动的,但到了那天就是不自觉会有一些忐忑。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的时候,头三句话我的手心都是汗,2022年冬奥会播报第一句的时候,我自己知道我的声音发紧,还是有压力的。到了这个时候不紧张是有问题的,适度的紧张能让我们更加专注。从规模上来讲,从大家的关注度来讲,这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场活动,甚至是你怎么去形容它的重要性都不为过。

北青报:作为颇有经验的主持人,面对压力的时候,您有哪些独到的应对方式?

季小军:经验有一些帮助,我觉得这个经验更多是在于当我们拿到稿件的时候应该怎样去处理,希望自己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去调整节奏和语态,这个可能会有帮助。因为以前比如说有一些活动可能效果还不错,是可以延续的,我可以参照以前的这些重大活动的现场氛围,去模拟想象我的声音在那样的一个环境当中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效果,更好地融入状态。从这个方面来讲,可能经验会起到一些作用。但另外,怎么样去处理这个压力,对我来讲可能最有效的方法是不去想这个事情,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,你老在想说这么大的事给你多大压力,那就分心了,那些都是杂念。我们那个时候所有的关注度和精力都要专注在我眼前的稿子上面,怎么样来确保我们呈现出的声音是最好的状态,并且融入到整个开幕式的仪式当中去,这才是重中之重。

业务

与现场环境有机相融

分寸把握很重要

北青报:与平日主持节目相比,奥运开幕式的播报词其实并不多,您觉得最难的地方在哪儿?

季小军:奥运开幕式有很强的仪式感,我们每个环节都在营造这种仪式感。播报这个环节很小,但很关键,要求也很高。我们是整体仪式的一部分,需要融在整体的仪式当中,这是对我们的要求。如果我们把播报的工作完成了,没有人注意到我们的声音,播报完全融合在整个仪式里面,这可能是我们最大的成功。要说起来简单,也简单,就是前面有个稿子让你念,但是它也很难,你要保证你的声音状态是有仪式感的,与这样的环境和场合是有机相融的,不能有突兀感,而且你只有一次机会。

我们在播报的过程中要想高级,分寸的把握很关键。比如中国队出来的时候,全场观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是有期待的,我们怎么样把那样的力量感,甚至是共有的期待感放进去?放多少?这些都是很微妙的,需要拿捏这个度。难在这些地方。

北青报:当天结束工作之后,您第一时间是怎么庆祝的?

季小军:说起来真的是一块石头落地了,毕竟是这么大的活动、那么高的关注度。你只有一次机会,声音出去是什么样的状态就是什么样的状态,所以压力是巨大的。我播报的最后一句话是“good night”,中文的最后一句话是“祝大家晚安”,当时的话筒还开着,我们三个人只能互相挥挥手,意思就是我们成了,终于圆满地完成了工作,等出了房间才敢放声庆祝。

感悟

双奥英文播报只是结果

圆满完成任务很欣慰

北青报:对您来说,2008年奥运会开幕和2022年冬奥会开幕有什么不同的感受?心态上有什么变化?

季小军:当然年纪变了,但是从业务角度来讲,对我们的要求是一样的。不管是2008年奥运会,还是2022年冬奥会,我们用到的就是声音和语言状态,要去呈现这样的一种仪式感。不同的是2008年没有太多可借鉴的,你要找那样一种仪式感,但怎样才是正确的声音状态,没有一个参照。2008年之前我主持过一次大活动,是2007年的上海特奥会,那是我第一次做这么大型活动的播报。那一次刚接到任务的时候以为不用化妆,不用出镜,也不用背稿子,就直接念,还挺轻松的。但越彩排越冒汗,逐渐知道这个事情有多大,承载多大的意义在里面。所以2007年那一次完全就是摸着黑。经历过那一次之后,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我是有心理准备的,但是你同样不知道什么是对的,需要自己不断地摸索。

到了2022年有点不一样,是因为有2008年,包括后面亚运会、大运会、青奥会等这一系列的大型活动,一路走过来之后,我大概知道我的声音状态应该是什么样子,应该往哪个方向走。

北青报:担任双奥英文播报,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?

季小军:参加双奥开幕式只是一个结果,我不会太多去想这个事情。我要做的就是认真把它完成好。返回去想的时候,我觉得能有这样的机会太难得,能够得到这样的信任,我非常荣幸。我很珍惜这样的机会,既然交给我了,我就认真把它做好。圆满完成任务,我很欣慰。对我个人来讲,这是一辈子的荣耀。

文/本报记者 田婉婷

来源:北京青年报

全部评论
表情
暂无评论
关于直播 站长合作 版权投诉 公司简介 商务合作 体育直播导航 中国体育直播TV
新传在线(北京)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中国体育APP 5.5.0
《用户协议》 《隐私政策》 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:400-801-5553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102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832号
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许可证号0108271

中国广告协会会员证书 编号:61011
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编号:京网文【2019】0040-011号

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

Leave a Comment